机关第一届工会会员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
[机关党委关于转发学校《关于开展2017年度基层...]  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党务知识 > 经典著作
松树的风格
发布时间:2018-01-09 17:34:15 作者: 陶铸  来源:机关党委 浏览次数:0

松树的风格

陶铸

    去年冬天,我从英德到连县去,沿途看到松树郁郁苍苍,生气勃勃,傲然屹立。

虽是坐在车子上,一棵棵松树一晃而过,但它们那种不畏风霜的姿态,却使人油然

而生敬意,久久不忘。当时很想把这种感觉写下来,但又不能写成。前两天在虎门

和中山大学中文系的师生们座谈时,又谈到这一点,希望青年同志们能和松树一样,

成长为具有松树的风格,也就是具有共产主义风格的人。现在把当时的感觉写出来,

与大家共勉。

    我对松树怀有敬畏之心不自今日始。自古以来,多少人就歌颂过它,赞美过它,

把它作为崇高的品质的象征。

你看它不管是在悬崖的缝隙间也好,不管是在贫瘠的土地上也好,只要有一粒

种子——这粒种子也不管是你有意种植的,还是随意丢落的,也不管是风吹来的,

还是从飞鸟的嘴里跌落的,总之,只要有一粒种子,它就不择地势,不畏严寒酷热,

随处茁壮地生长起来了。它既不需要谁来施肥,也不需要谁来灌溉。狂风吹不倒它,

洪水淹不没它,严寒冻不死它,干旱旱不坏它。它只是一味地无忧无虑地生长。松

树的生命力可谓强矣!松树要求于人的可谓少矣!这是我每看到松树油然而生敬意

的原因之一。

    我对松树怀有敬意的更重要的原因却是它那种自我牺牲的精神。你看,松树是

用途极广的木材,并且是很好的造纸原料:松树的叶子可以提制挥发油;松树的脂

液可制松香、松节油,是很重要的工业原料;松树的根和枝又是很好的燃料。

更不用说在夏天,它用自己的枝叶挡住炎炎烈日,叫人们在如盖的绿荫下休憩

;在黑夜,它可以劈成碎片做成火把,照亮人们前进的路。总之一句话,为了人类,

它的确是做到了“粉身碎骨”的地步了。

    要求于人的甚少,给予人的甚多,这就是松树的风格。

    鲁迅先生说的“我吃的是草,挤出来的是奶,血”,也正是松树风格的写照。

自然,松树的风格中还包含着乐观主义的精神。你看它无论在严寒霜雪中和盛

夏烈日中,总是精神奕奕,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忧郁和畏惧。

    我常想:杨柳婀娜多姿,可谓妩媚极了,桃李绚烂多彩,可谓鲜艳极了,但它

们只是给人一种外表好看的印象,不能给人以力量。松树却不同,它可能不如杨柳

与桃李那么好看,但它却给人以启发,以深思和勇气,尤其是想到它那种崇高的风

格的时候,不由人不油然而生敬意。

    我每次看到松树,想到它那种崇高的风格的时候,就联想到共产主义风格。

我想,所谓共产主义风格,应该就是要求人的甚少,而给予人的却甚多的风格;

所谓共产主义风格,应该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和事业不畏任何牺牲的风格。

每一个具有共产主义风格的人,都应该像松树一样,不管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下,

都能茁壮地生长,顽强地工作,永不被困难吓倒,永不屈服于恶劣环境。每一个具

有共产主义风格的人,都应该具有松树那样的崇高品质,人们需要我们做什么,我

们就去做什么,只要是为了人民的利益,粉身碎骨,赴汤蹈火,也在所不惜,而且

毫无怨言,永远浑身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的精神。

    具有这种共产主义风格的人是很多的。在革命艰苦的年代里,在白色恐怖的日

子里,多少人不管环境的恶劣和情况的险恶,为了人民的幸福,他们忍受了多少的

艰难困苦,做了多少有意义的工作呵!他们贡献出所有的精力,甚至最宝贵的生命。

就是在他们临牺牲的一刹那间,他们想的不是自己,而是人民和祖国甚至全世界的

将来。然而,他们要求于人的是什么呢?什么也没有。这不由得使我们想起松树的

崇高的风格!

    目前,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日子里,多少人不顾个人的得失,不

顾个人的辛劳,夜以继日,废寝忘食,为加速我们的革命和建设而不知疲倦地苦干

着。在他们的意念中,一切都是为了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,为了迅速改变我国

“一穷二白”的面貌,为了使人民的生活过得更好。这又不由得使我们想起松树的

崇高的风格。

    具有这种风格的人是越来越多了。这样的人越多,我们的革命和建设也就会越

快。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像松树一样具有坚强的意志和崇高的品质;我希望每个人都

成为具有共产主义风格的人。

陶铸(1908年1月16日-1969年11月30日),又名陶际华,号剑寒,化名陶磊,湖南祁阳人,无产阶级革命家、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。1926年考入广州黄埔军校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、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、国务院副总理、中央宣传部部长,在中央政治局中位列第四,前三位分别是毛泽东林彪周恩来。于文革初期遭迫害,后因胆癌病逝于安徽省合肥市,享年61岁。1978年12月,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陶铸平反。12月24日,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,中共中央副主席陈云致悼词。